律师简介

曹劲松律师

曹劲松律师

联系律师

  • 律师姓名:曹劲松
  • 联系电话:15358699399
  • 电子邮箱:cyaha@163.com
  • 执业证号:13208201410701820
  • 所属律所:江苏金声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淮安市淮阴区承德北路617号淮阴区人民法院对面5楼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工程案例 >正文

案例分析:建筑工程合同与承揽合同区分

来源:淮安经济纠纷律师 时间:2016-06-20

分享到:0

上诉人(原审被告)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鹤岗市高科技工业园区三精路6号。
 
法定代表人孙开敬,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绿叶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黎里镇金家坝滨河北路237号。
 
法定代表人叶新,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江苏绿叶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叶公司)承揽合同管辖权异议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2015)吴江汾商初字第00030-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2014年12月30日,绿叶公司以哈药公司为被告向原审法院申述称:两边签定的《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二层基地化验室彩板、电力电照装置工程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约好由绿叶公司根据哈药公司供给的规划图及技能恳求,为哈药公司的二层基地化验室彩板、电力电照空调净化装置工程施工,工程总价款318000元。合同签定后,绿叶公司按约实行完毕;并应哈药公司恳求改变添加工程量,添加的价款为16199元。以后,绿叶公司又应哈药公司恳求对其归纳制剂、获取车间进行空调净化改造,经结算价款为439911元。现哈药公司共结欠绿叶公司工程价款574110元,绿叶公司屡次追讨无果,特提申述讼,恳求哈药公司当即付出工程价款574110元,并承当本案诉讼费用。
 
哈药公司在原审法定辩论期内提出统辖权贰言以为:本案系建造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其公司住所地为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高科技工业园区三精路6号,施工地址亦在该地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则,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哈药公司住所地或许合同实行地人民法院统辖;又依《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审理建造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子适用法律问题的解说》第二十四条之规则,建造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以施工做法地为合同实行地,故本案应由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人民法院统辖。
 
对于哈药公司提出的统辖权贰言,绿叶公司以为:两边签定的《合同书》清晰绿叶公司的责任是ESP彩钢板吊顶围护结构工程、通风净化工程、电力、电照、净化区域地上;归纳制剂、获取车间进行空调净化改造工程绿叶公司的责任是车间内空调净化改造、彩钢板间隔吊顶及配套铝型材装置、空调机组改造和照明灯具等。故本案案由应为承包合同纠纷。而所需资料的制造加工地为绿叶公司所在地,资料制造完结后,仅仅到哈药公司厂区装置,本案的首要加工地(合同实行地)为绿叶公司所在地;别的《合同书》约好“如呈现争议,两边应洽谈处理,洽谈不成,两边各自可向住所地人民法院申述处理”,现绿叶公司向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提申述讼符合法律规则。故本案统辖法院为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
 
原审法院经审查查明,绿叶公司提申述讼根据的《合同书》载明甲方为“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乙方为“吴江市绿叶空调净化有限公司”,约好“根据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供给的规划图及甲方供给的技能恳求,由吴江市绿叶空调净化有限公司进行空调净化规划,并经甲方签字承认,按此规划由乙方进行空调净化装置施工,经甲、乙两边共同商定,签定如下工程合同”;并约好工程称号“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二层基地化验室彩板、电力电照空调净化装置工程”;工程内容“ESP彩钢板吊顶围护结构工程、通风净化工程、电力、电照、净化区域地上,不含给排水。规划图纸规模内的工程量,附工程装置明细表”;质量规范“工程质量等级定为优秀工程,并到达经过GMP认证规范和恳求”;承包方法“本项目包料总造价为人民币大写:叁拾壹万捌仟圆整(318000元正),一口价工程。工程施工按两边签字确定的施工图纸规模。如需改变或增减按实践工程恳求装置,改变有些工程量按实践核算,价格按投标核算书计价,到达经过GMP认证规范恳求”;争议的处理方法“如呈现争议,两边应洽谈处理,洽谈不成,两边各自可向住所地人民法院申述处理”等内容。
 
原审法院另查明:绿叶公司提申述讼根据的《三精千鹤制药归纳制剂、获取车间空调净化改造工程结算审阅陈述》(以下简称审阅陈述)载明工程称号“归纳制剂车间、获取车间空调净化改造工程”,工程地址“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厂区内”,施工单位“江苏绿叶净化科技有限公司”,并载明“首要内容为车间内空调净化改造、彩钢板间隔吊顶及配套铝型材装置、空调机组改造和照明灯具等项工程”等事项。
 
原审法院以为:绿叶公司、哈药公司两边争议的焦点为本案系建造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亦或承包合同纠纷。建造工程合同因具备共同的职业特色而独立于承包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修建法》规则:“本法所称修建活动,是指各类房屋修建及其隶属设备的建造和与其配套的线路、管道、设备的装置活动。”
 
绿叶公司向哈药公司提申述讼根据的《合同书》约好的工程内容为“ESP彩钢板吊顶围护结构工程、通风净化工程、电力、电照、净化区域地上……”,并约好“到达经过GMP认证规范和恳求”,由此可知,合同意图系“到达经过GMP认证规范恳求”,而修建自身并非合同意图;工程内容亦为完结合同意图而确定;有关设备亦非为修建自身而装备,相反修建系为完结有关设备的功用而存在;别的,工程对价远非修建自身,而是与“到达经过GMP认证规范恳求”这一合同意图相对应的价款。据此,原审法院以为,《合同书》有关约好不具备建造工程合同一般的特征,不属建造工程施工合同。绿叶公司提申述讼根据的《三精千鹤制药归纳制剂、获取车间空调净化改造工程结算审阅陈述》载明“首要内容为车间内空调净化改造、彩钢板间隔吊顶及配套铝型材装置、空调机组改造和照明灯具等项工程”亦不具备建造工程合同一般的特征,所涉工程不属建造工程。因而本案案由应为承包合同纠纷。
 
进而,原审法院以为,绿叶公司在其住所地进行的有关资料的加工制造可确定为合同实行做法,绿叶公司住所地可确定的为合同实行地。别的,《合同书》对于争议的处理方法约好“如呈现争议,两边应洽谈处理,洽谈不成,两边各自可向住所地人民法院申述处理”,系两边对统辖权所作约好,不违背有关规则,合法有用。绿叶公司住所地为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黎里镇金家坝滨河北路237号,在原审法院辖区以内。据此,原审法院依法受理绿叶公司的申述并无不当。哈药公司提出的统辖权贰言理由不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则,裁决:驳回哈药公司对本案统辖权提出的贰言。
 
上诉人哈药公司不服原审裁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哈药公司一审提交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证,足以证实公司住所地在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人民法院辖区。二、从两边签定的合同中约好的承包方法、工程内容等条款来看,绿叶公司首要的合同实行做法是在哈药公司住所地完结的,故哈药公司住所地是合同实践实行地。三、合同中约好的两边各自可向住所地法院申述归于统辖权约好不清晰,不该适用。综上,恳求撤销原审裁决,将本案移送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人民法院统辖。
 
本院经审查以为,依照本案合同中有关“洽谈不成,两边各自可向住所地人民法院申述处理”的约好,尽管两边均有权提申述讼,其住所地人民法院亦分别享有统辖权,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说》第三十六条规则的:“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统辖权的诉讼,先立案的人民法院不得将案子移送给另一个有统辖权的人民法院”,故在任何一方提申述讼且为其住所地法院立案受理后,即排斥了另一方住所地人民法院的统辖。因而,本案合同中对于统辖的约好本质是挑选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统辖。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则:“合同或许其他产业权益纠纷的两边当事人能够书面协议挑选被告住所地、合同实行地、合同签定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践联络的地址的人民法院统辖,但不得违背本法对级别统辖和专属统辖的规则。”
 
故本案双方在合同中关于管辖的约定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亦未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原审法院对本案依法具有管辖权。上诉人哈药公司的提出管辖异议的理由不成立,管辖异议案件受理费80元,应由哈药公司负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俞水娟
 
代理审判员丁兵
 
代理审判员高小刚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四日
 
书记员王晓琳